• 陕西那些事儿——西部网 2019-04-12
  • 【十九大·理论新视野】为什么要“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”?   2019-04-07
  • 流口水!重庆百家宴香气四溢 三千多人齐聚庆新年 2019-04-07
  • 单眼皮泡泡眼女生看过来,你的眼妆应该要这样化! 2019-04-03
  • 文化山西:风华长城岁月歌 2019-03-30
  • 过年前后的全家福对比  看完让人落泪 2019-03-30
  • ——客观唯物主义哲学思想的“幸福”的定义:“幸福”就是在“客观规律和定律”的制约中满足了人的直接感觉的好的结果。这样,也就存在着客观唯物主义哲学思想的不幸福感。 2019-03-28
  • 四部门发文规范特色小镇建设防止“新瓶装旧酒” 2019-03-28
  • 南京抽检冬令用品:儿童羽绒服两成多不合格 2019-03-25
  • 外交部发言人陆慷就美方公布对华贸易措施答记者问 2019-03-23
  • 习近平时间|用屈原精神“塑心”“立行” 2019-03-16
  • 未来战场,马拉松冠军不一定是合格战士 2019-03-16
  • 吴音宁吃鱼翅又公费送礼惹怒网友 蔡英文依旧为其护航 2019-03-16
  • 路桥:提升新桥镇颜值 浙江在线环保新闻网 2019-03-15
  • 很深刻。当今城市化基本出于房地资本的繁衍需要与维持粗陋GDP的无奈,越来越显露其反动性。 2019-03-15
  •     杨柳青青,湖水粼粼,一扁小舟在湖中央随波逐流。

        扁舟上,一桌佳肴,几坛美酒,一对璧人。红衣妖娆佳人,白衣脱俗谪仙,二人相拥躺在一张宽大的摇椅上。懒洋洋的沐浴在煦阳春风中,享受着惬意的时光。

        不远处丝丝缕缕的丝竹管乐声,传入耳中,南宫娣伸了个懒腰,打着哈欠,慵懒的用手支撑着下巴,睡眼朦胧的望着一艘艘精美的画舫。

        “我们这是到哪了?”南宫娣茫然的左顾右盼,周边的环境已然陌生。

        君墨幽眸子里染上点点笑意,揉着她的头顶道:“这是江南?!?br />
        这五年闲云野鹤,游走了四国,这次打算回北苍看望儿子。

        南宫娣点了点头,这一觉睡得够久。微眯着眼打量着画舫,眼前一亮,揉着肚子说道:“有些饿了,你给我去买只烧鸭,一些糕点来?!?br />
        君墨幽不疑有他,叮嘱道:“可不许乱跑?!彼蛋?,便飞身离开。

        南宫娣见他走了,踏波无痕的跳上一艘挂着‘楚馆’的画舫,一眼便看到抚琴的男子,眉眼细长,透、隐露着一丝勾人的媚态,水蓝色的衣袍松松垮垮的套在身上,露出精瘦白皙的胸膛,墨黑的发丝垂落在胸前,透着暗欲的诱惑!

        南宫娣坐在一众女人中,目光上下观察着,忽而,想到了曾经楼中的青衣,两个人同样的出色,一个青松傲雪,一个妩媚妖娆。

        许是她的眼光与他人不同,没有丝毫的和惊艳,只有淡淡的感叹和欣赏,引来小倌的注目。视线不期然的触碰上,南宫娣有些恍惚,似要沉溺在男子幽深诡异的眸子中,挣扎不得出。

        忽而,嘴角绽放出一抹略有深意的笑,挺有意思的一个男人,居然对她用媚术!

        执杯,遥遥对他做个碰杯的姿势,仰头饮尽。掏出一叠银票放在竞价案上,想着这个男人放到她的玲珑阁中,或许能替代了青衣的位置,成为一棵摇钱树!

        男子微微一怔,随即,笑的如迎风绽放的玫瑰,柔美多姿。众女人癫狂起哄,买男子一夜的价格猛然飙升。

        南宫娣觉得没意思,价格超出了她的预算,美虽美,却不值当。起身,打算离开。却看到男子对着身边的老鸨指着她的方向耳语。

        老鸨扭着水蛇腰,朝南宫娣走来,挡住去处:“这位贵客,可是对吹雪不满意?”

        南宫娣含笑的睨了眼翘首期盼的吹雪,摇头说道:“满意?!奔橡毕残ρ湛?,继续说道:“太贵!”

        老鸨脸上的笑容僵滞,正欲开口,吹雪提着迆地的袍子走来,细长的眸子嗲怪的斜睨了眼南宫娣,指着她说道:“奴,中意这位主顾?!?br />
        老鸨面子有些挂不住,当时见她一掷万金,原以为是金光闪闪大主顾,原来是个草包。

        “吹雪,妈妈很好说话,只要她出银子把你拍下来,我二话不说,你收拾东西随她走?!崩橡贝蛄孔拍瞎飞砩霞壑挡环频囊铝?,眼底有着鄙夷,长得这么漂亮,怕是给人做外室的吧?

        “妈妈,奴这些年有不少私房……”吹雪殷红的唇紧抿,有一些着急。不知为何,他一眼就相中了这张扬明媚的人儿,怎么可能让她走?

        “当真?”南宫娣打断吹雪的话,嘴角挂着邪佞的笑。漫不经心的看着那群老女人将价格烘托到十万两黄金,清了清喉咙说道:“死人了,死人了,快跑??!有土匪来了!”话未落,客人们吓得花容失色,乱作一堆。无头苍蝇似的到处乱跑,有的甚至被撞得跌落在湖里。

        老鸨气得脸色铁青,紧紧的抓着船倚栏,防止船只椅的失重跌下去。

        南宫娣耸了耸肩,掏出一锭银子扔在老鸨的身上说道:“瞧,人都走光了,这是我喊的价,无人追加,人我就带走了!”

        “来人啊,快把这贱人抓起来!”老鸨脸色狰狞,指着南宫娣大喊。

        可她的嗓音淹没在尖锐的叫喊声中,根本无人应答,只得含恨的看着南宫娣拦腰抱着吹雪飞身离去。

        吹雪崇拜的看着南宫娣,双手环着南宫娣的腰身说道:“妻主,奴往后是您的人了?!?br />
        南宫娣站在扁舟上,看着满脸阴郁之气的君墨幽,讪讪的推开吹雪,干笑道:“那个,吹雪啊,你是我买来给玲珑阁做台柱的?!毙睦锇岛?,不该见男起色,去饱饱眼福。饱饱眼福就算了,为啥要犯贱的把人给抱来?

        这下完了!完蛋了!

        吹雪委屈的盈盈垂泪,撅着红唇道:“妻主,今日是给吹雪选妻主,您把吹雪买来,吹雪便是你的夫侍?!?br />
        “……”南宫娣嘴角抽了抽,这货是从女尊来的吧?

        霍然抬头看向君墨幽,见他脸上带着浅浅的笑容,目光平和。南宫娣心底有着不详的预感,赶紧的弥补道:“我就是看中你的美色,觉得你很有钱途,用来招揽客人的,你千万别多想啊?!碧乇鹗悄切┯械拿坏?。

        可吹雪不是她肚里的蛔虫,并不知她所想。

        而君墨幽却是了解她的,见她抱着男人过来那一刻,便知道她肚子饿是假,支开他看男色是真。对于她苍白的解释,置若罔闻。

        “是你将他丢出去,还是我替你动手?”君墨幽波澜不兴,径自斟酒浅酌。

        他越是平静,南宫娣头皮越加发麻,狗腿的说道:“不劳烦您老动手,我来,我亲自来!”转身,一脚把瞪着君墨幽的吹雪给踹进湖里。

        君墨幽望了望水蓝的天空,似笑非笑的扫过南宫娣一脸肉痛的模样。擦拭着手背溅上的几滴水珠:“这水真凉,可怜了那张花容月貌?!?br />
        南宫娣心一沉,摇头道:“不可惜,不可惜?!笨闪俏迨降囊印?br />
        “嗯,时辰不早了,我们就近寻处客栈落脚?!本谋ё拍瞎?,直抵客栈,将她扔在大床上,手一挥,便撕裂了南宫娣的外衣。

        南宫娣心肝肉疼,后悔不迭,这件衣服才穿一次啊,就这样没了!

        “君墨幽,你够了!”南宫娣委屈的怒吼,可看着脸色逐渐阴沉的男人,怀柔道:“这是你送给我的衣裳?!?br />
        “……”君墨幽依旧不语,慢条斯理的宽衣解带。

        南宫娣挤出两滴细碎的水花,数落道:“夫妻八年,你只给我做一件衣裳,今日我才穿上,你就给毁了。你说!你是不是不爱我了?你是不是在外面有别的女人了?我好命苦啊,辛辛苦苦的替别的女人打江山,替别的女人调教男人……”虽然没有成功过…可她尽力了…

        君墨幽额角青筋凸凸跳动,这该死的女人竟敢反咬他一口!也不想想,她这件衣裳给别的男人碰了!

        直接压在她身上,堵住她喋喋不休的红唇。

        “唔唔——”南宫娣挣扎,却让君墨幽更好的长驱直入,汲取她的香甜。

        南宫娣不甘示弱,化被动为主动,柔软的藕臂缠绕上他的脖颈,对著他的脖颈啃舔。双腿已缠上他的腰。

        君墨幽猛的倒抽一口气,差点隐忍不住,急急稳住心神。全身的肌肉因强自压抑的情、欲而紧绷,全身渗出细密的冷汗。南宫娣刻意的撩拨磨蹭,差点让他失去理智。

        “夫君……”南宫娣对他‘木头’状态不满,双手在他身上游走点火。

        君墨幽低咒一声,原本是对女人的惩罚,如今倒是本末倒置。眼睛里布满了浓郁的,低呤出声,急喘著想要压下欲火,置她不顾,可那根本是不可能的。

        火热的吻啃咬着她的脖颈,双手掐着她细瘦的柳腰,埋首在她白玉柔软,一路往下??醋潘难廴缢?,水气氤氲的眸子,沉身两相结合,抵死缠绵……

        天空破晓,暧昧旖旎的屋子里,终于停歇下来,南宫娣软成一滩,手指也不想动一下。猫一样的细细呻、吟一下,装死!

        可——

        黑影再次袭来,仿佛回光返照一般,南宫娣霍然坐起身,远离某头恶狼!

        “呜呜…你这黑心黑肺黑渣渣,我要休了你——”南宫娣捏着被子,缩在床脚,防备的看着餍足的君墨幽。蕴含着水汽的眸子里,满是控诉。

        她的腰都要折断了,浑身酸痛的像是重组一般?;褂小枚觥?br />
        看着蠢蠢欲动的某人,南宫娣不敢吱声,怕此饿被某人当成彼‘饿’。再被扑倒,她会死a死的!

        好似没看到她的委屈,大手一扬,便将人捞进怀中“娘子,天黑了,我们就寝吧?!本镊然笠恍?,继续享受着他的‘美食’,顺便让某人谨记这甜蜜的惩罚!

        南宫娣猝不及防,再次成为被砧板上的肉,她想要反抗,可一夜的折磨,她四肢酸软无力。望着窗外红彤彤的太阳,欲哭无泪。

        颤颤巍巍的竖着二根指头,她发誓,她要再看美男,自戳双眼。
    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    最新入库:千亿新娘:总裁大人轻点爱  重生青春年代  都市之元帅归来  重生于火红年代  王级特种兵  重生之美女野兽  开启一九九五  山沟里的制造帝国  生肖6+1 
  • 陕西那些事儿——西部网 2019-04-12
  • 【十九大·理论新视野】为什么要“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”?   2019-04-07
  • 流口水!重庆百家宴香气四溢 三千多人齐聚庆新年 2019-04-07
  • 单眼皮泡泡眼女生看过来,你的眼妆应该要这样化! 2019-04-03
  • 文化山西:风华长城岁月歌 2019-03-30
  • 过年前后的全家福对比  看完让人落泪 2019-03-30
  • ——客观唯物主义哲学思想的“幸福”的定义:“幸福”就是在“客观规律和定律”的制约中满足了人的直接感觉的好的结果。这样,也就存在着客观唯物主义哲学思想的不幸福感。 2019-03-28
  • 四部门发文规范特色小镇建设防止“新瓶装旧酒” 2019-03-28
  • 南京抽检冬令用品:儿童羽绒服两成多不合格 2019-03-25
  • 外交部发言人陆慷就美方公布对华贸易措施答记者问 2019-03-23
  • 习近平时间|用屈原精神“塑心”“立行” 2019-03-16
  • 未来战场,马拉松冠军不一定是合格战士 2019-03-16
  • 吴音宁吃鱼翅又公费送礼惹怒网友 蔡英文依旧为其护航 2019-03-16
  • 路桥:提升新桥镇颜值 浙江在线环保新闻网 2019-03-15
  • 很深刻。当今城市化基本出于房地资本的繁衍需要与维持粗陋GDP的无奈,越来越显露其反动性。 2019-03-15
  • 手机看舟山体彩飞鱼 足彩推荐 德州扑克比赛 时时彩稳赚 今日3d试机号查询 动物总动员湖南彩票网 七星彩特区论坛 排列3预测 秒速时时彩怎么玩 上海时时乐杀号技巧 金冠娱乐城 体彩排列3预测 2013最新时时彩计划 上海时时彩乐乐 重庆农场最新开奖结果 牛彩网开奖结果